杭锦旗库布其沙漠徒步(一)

关于徒步有很多的故事,之所以想把它写下来是因为每次出去基本上都是痛并快乐着,很多的记忆不想被岁月冲刷得了无痕迹,也为退休后写回忆录做些准备。虽然自己文笔不好,但还是想写篇文章把它记录下来。

从2013年开始一直有想出去徒步的冲动,一个人怕出危险,也没有经验,所以没能成行。去年下定决心要走,先从网上看了很多的资料,找到了自己徒步的定位,再就开始从我的中专同学们发展队员,联系以后才发现他们也有相同的想法,能走的呼市有2个,东胜有1个,巴盟有1个,后来又发展了个乌盟的。联系好后一帮人就开始买装备,其实基本上就是照我买的每人买了一套,有帐篷、睡袋、背包、炉具等一些有用的没用的东西,为什么说没用的东西呢?是因为后来到了沙漠里才发现有些东西看起来很有用,其实没有一点用。

 

从谷歌地球上找了一段路线,在杭锦旗边上的库布其沙漠里。因为队员体质一般,年纪不小,又都是嫩驴。所以第一次没敢设计多少路,就是深入沙漠6公里多再斜着穿出来,两个半天共走约16公里沙漠,指路导航用手持GPS,因为工作的原因GPS我倒是比较专业,所有人又对我有盲目的信任,所以我一句话就把路线、时间都定了。

在走的前一天,老周的朋友亮也要加入,这时我们终于有了一个老驴,他挨个给这些认识不认识的队员打电话,告诉相关注意事项,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来,想出去徒步的人一般性格都比较阳光,比较喜欢交朋友,好相处,而且徒步这个圈子里的人没有利益关系,所以走得坦然、走得安心。

终于等到了出行的那一天,我们所有人从各地拉着装备开车往杭锦旗的独贵塔拉镇赶,最后一个人到时已经上午11点了,一帮子人就开始吃饭,中间韩国栋提出来把所有费用汇总后AA制,这个也成为了我们徒步队以后一直执行的会计制度。一帮人吃饱喝足后把车放到了酒店,由老五的同学开车把我们送到了下道点(就是徒步开始的地方)。一帮人都很兴奋,包括老五开车的同学,挨个和我们合影留念。

穿过公路护栏和网围栏,我们进沙了。一进去碰到一个不太大的沙山,开始没经验,没绕路直接就呼哧带喘的爬了上去。队员们每人背了有5-6升水,多的有背7升的,背包打起来平均20公斤左右,我的是最重的,打好包在家称有35公斤,这些队员里除了我和明亮平时都不锻炼,老五还是个胖子,所以一上坡就都累爬下了,别人还好说,这时老五开始打退堂鼓了,一会儿肚子疼,一会儿心疼,一会儿肝疼,这里我们才走出500米。老五要给他们同学打电话让来接他回去,一帮子人这就开始一顿劝,这时老二劝的话起了作用,老二说:“老五,这个事情其实和你做生意是一样的,你得坚持,只要能坚持下来的企业家都挣钱了,你就把这个事当成做买卖,走完了就挣到了大钱。”这时老五噌地一下来精神了,大家接着开走,吸取第一个沙山的经验,让我这个领路的选好路再走,不能直上直下,要绕着缓坡走。

开始两个小时人们有说有笑的,到了休息的时候还在相互打闹,都特别谦让,都说:“来来来,喝我的水,你自己的先留着”。后来我反应过来是自己背着嫌沉,为了给自己的背包减负,这帮生意人太奸了。

两小时后起风了,基本上说话是听不见了,满头满脸都是沙子,都不敢用嘴呼吸,要不就是一口沙子。顶着大风大家艰难地走着,这里已经快要看不到来时的地方了,四周都是漫漫黄沙。风刮了有2个小时后变小了,这时已经看不到沙漠边缘了,在休息时也没有欢声笑语了。一个个就和霜打了的茄子一样,默默地吃东西,默默地倒鞋里的沙子,交流基本上就剩下眼神了,其实这时眼神也涣散了,也交流不出个什么东西。

第一天共走了约6个小时。当时其实还没有到了设定地点,只是因为队员们实在是没力气了,最后都要罢工,没办法我做出让步,就地扎营。选了一个背风的硬地,大家开始搭帐篷。因为有老驴,我又在家演习过几次,搭帐篷没遇到困难,一会就完事了。这时就开始安炉子做饭。队伍一共6个人,只带了两套炉具,我是一套汽油炉,亮带了一套气炉。说是做饭,其实就是煮方便面,因为带的水比较多,吃完了方便面还喝了一会儿茶,国栋竟然还带了煮大肉。吃饭时已经是晚上,这时风停了,要不然不知道得吃多少沙子。吃饭后大家总结:沙漠里的方便面比外面好吃,茶比外面好喝,煮大肉就更不用说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

侯志峰

关于侯志峰

其实学习也是一种很有乐趣的活动
此条目发表在徒步, 运动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则回应给 杭锦旗库布其沙漠徒步(一)

  1. 说:

    我期待2!更期待再徒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