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锦旗库布其沙漠徒步(二)

收拾完吃饭的地方,这些人还有精力,就在附近找了很多的干柴草,堆了个篝火。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中午热得半袖半裤都想脱,现在冷得棉衣都想穿。其实徒步这天是5月31日,基本到夏天了,但沙漠里温差大,夜里还是挺冷的。

篝火慢慢熄了,人们又开始看星星,这时人们才发现,原来天上有这么多的星星,银河带也能看见,感觉现在的星空就和苹果MAC系统的星空屏保一样美丽,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这么纯净的夜空。队员们都看醉了。

数完星星该睡觉了,这时亮亮这里走走那里看看,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神秘地说:“我好像看到了两个绿眼睛,估计有野兽(他的意思是狼)”,这时大家心里把刚才在星空里陶醉的浪漫爱情片一下转换成了惊悚恐怖片。其实我的心里也很害怕,但这时咱是带队的,装也要装得不怕才行,我拿了个手电,拿了个小钢锹绕营地附近的沙山转了一大圈。什么都没看到,根本没有绿眼睛。后来又想这里的沙漠其实离居民区直线距离也就6公里,不可能有狼的。转回来很坚定地告诉了大家,不可能有狼,要么是明亮看错了,要么就是别的小动物,比如兔子。这时大家的心率才从每分钟180降到了正常水平,这时也没有再看星星的心情了,赶紧睡觉。

刚躺下,突然感觉想上厕所,叫人陪着去咱丢不起那人,自己一个人又怕,最后一咬牙一跺脚,拼了。手电、钢锹拿着,走。控制着自己微微发抖的身体走到离营地比较远的地方,在完成了上厕所的壮举后,跑步回帐篷睡觉。帐篷里很暖和,睡在里面其实很舒服(要是老高不要睡在我身边就更舒服了,不过可能会更怕了),但是不隔音,大家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渐渐说话声越来越少,呼噜声越来越多,我也意识越来越模糊,但一直没睡踏实,在最后快睡着时还在想:“不打酣你们会死啊,这不招狼嘛。”然后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一个英雄,左手拿着手电,右手拿着钢锹,战胜了一匹又一匹的饿狼。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有人醒来了,开始说话聊天。这时才5点多,我心里想这帮子商人贪财怕死不瞌睡。从他们的呼噜声开始时候算比我最少多睡一个小时,我还梦里打了一晚上的狼。没办法,吵得睡不住了。起床,生火,做饭,昨晚上吃的方便面,早上吃的挂面,没有卤子,就是超市买的调面酱。说实话,真难吃啊,最后大家在互相谦让以后连面汤也喝得一点不剩。主要是锅小,头伸不到里面,要不估计锅都不用擦了。从这件事情上我终于明白了我姥爷教给我的话:“饿了糠也甜,饱了肉也嫌。”

 

吃完饭处理了垃圾,打包行李,师兄弟几个继续上路。拿出来GPS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昨晚上几个人在睡觉前确定的东北方向,也就是我们回家的路,现在看是西南方向。这要是晚上赶路,再要不看GPS,保不准最后得到了印度取了真经才能回来。这时大家都看到了GPS的真正重要性,要没有它,进了沙看不到参照物的情况下真走不出去啊。

一出发就是我们两天里海拔最高的沙山,一行人慢慢爬着,这时都有了经验,不急不噪,坚定的迈着步子,最好的一张照片就是在这里拍的,可惜国栋那个楞货没存原图,只剩下了这张缩略图。

爬这座沙山用了大约40分钟时间,上山后在山顶大家拿手机这一顿狂拍。这时大家也已经渐渐忘了很多水泡的脚上传来的感觉。上午的行程很顺利,基本没有刮风,大家也都又恢复了活力,一路上欢声笑语,不知不觉在11点多的时候就看到了独贵塔拉。

在出沙后踏在硬地上那一刹那,才觉得原来脚踏实地是这么得幸福,老五这时拖着他那硕大的游泳圈蹦蹦跳跳地说:“这么快就走完了?我觉得我再走两天也没问题。”我们心里暗骂:“贱货,没见你昨天刚走500米那怂样。”

出沙回了酒店,老五是巴盟人,这里和乌拉特前旗一河之隔,硬让我们给他个面子,没办法,最后到乌拉特前旗吃了一顿饭,住了一晚。见了一下我中专时关系最铁的秦同学,剩下就是吃了喝了、哭了笑了的事了,不细说了。

这一次徒步总结出了几个经验:

  1. 徒步要带GPS,要不然可能会出危险。
  2. 腿脚好的我个人认为不用带手仗,我带了两根,拖了一路,扔了可惜,带着又沉。
  3. 最好不管男女要涂防晒霜。我没涂,回家三天后开始换皮,见到太阳的地方全部换了一茬,换皮持续了两个多星期。图上黑的地方可不是脏的,是晒的。中间白色的是护膝的位置。
  4. 穿沙一双好鞋很重要,鞋进了沙子后脚几下就会起泡。高帮鞋很有必要。
  5. 沙漠里要迂回着走缓坡,上陡坡基本上是走三步退两步。

转载请注明出处

侯志峰

关于侯志峰

其实学习也是一种很有乐趣的活动
此条目发表在徒步, 运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则回应给 杭锦旗库布其沙漠徒步(二)

  1. 轩轩说:

    不错,继续

  2. 轩轩说:

    羡慕一下还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